复刻表

在大多数品牌都苦无国际性平台推介新表款的2020年,宝格丽就参与了两个全球性的表展,或者更精准地说,自己发起办了两个表展-一是〈日内瓦钟表日2020〉(Geneva Watch Days 2020)〉,另一次就是全球疫情爆发之前于年初举行的〈杜拜钟表周〉(LVMH Watch Week)。年初在〈杜拜钟表周〉中,宝格丽便已发表了一部份新作,只不过当时的发表重点是以女表领军,包含市面上最小型女性陀飞轮-Serpenti Seduttori陀飞轮腕表,与当今最薄的女性问表Diva Finissima Minute Repeater超薄三问表。这样的作品当然已算是大菜,但是这会儿菜才上了一半,怎么办?于是,有了〈日内瓦钟表日〉的诞生,为第六度打破超薄表款世界纪录的「OCTO Finissimo超薄镂空陀飞轮自动计时腕表」架好一个足以撑起这只大表气势的舞台,隆重亮相。

以变制变!转战日内瓦的进击|专访宝格丽全球总裁Jean-Christophe Babin-复刻表

今年火速成军的〈日内瓦钟表日2020〉(Geneva Watch Days 2020),在风和日丽的八月天里开展。受限于当前无法正常航空运输的情况,参与品牌也同步藉由接二连三地透过线上视讯会议的方式进行新品发布、接受采访,在〈日内瓦钟表日〉登场的第一时间把新作资讯分享给不克与会的各国媒体,也因此,我们也借此机会与宝格丽全球总裁Jean-Christophe Babin线上相见。

破格大作隆重登场

视讯画面里的Jean-Christophe Babin,一如既往的活力充沛,有问必答。开展前宝格丽就已曾先透露将会有一款破世界纪录的新作出现,这天的切入话题就是这款年度最重点OCTO Finissimo超薄镂空陀飞轮自动计时腕表。OCTO Finissimo自2014年问世以来,六年间打破六项超薄世界纪录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一项成就斐然的纪录了,「OCTO Finissimo=超薄」这样的形象,已然成形。

以变制变!转战日内瓦的进击|专访宝格丽全球总裁Jean-Christophe Babin-复刻表

这六年当中,OCTO Finissimo推出过陀飞轮、也推出过计时码表,而最新亮相的OCTO Finissimo超薄镂空陀飞轮自动计时并不是以先前的机芯为基础的延伸作品,而是重新做出一枚全新机芯-BVL 388超薄镂空机械机芯,厚度3.5mm,同时具备自动自动上链、单按钮码表计时、陀飞轮功能。

计时码表加陀飞轮双复杂功能,搭配上镂空设计,这是高级制表中相对少见的组合;而之所以是这样设计呈现,是精心考量的结果,而非只是单纯为了排列组合出一个稀奇新鲜的物件。首先,为何是采用相对传统复古的单按把计时,而非操作上相对便捷的双按把计时?Jean-Christophe Babin解释,这是基于尽可能削减厚度上的考量,因为单按把计时的模组相对较薄;再加上配用环形自动盘,而非微型自动盘或更占空间的一般自动盘,从一个又一个环节着手薄化,薄上加薄,最终造就出表壳厚度仅7.3mm的成果。

用’90热款向年轻人招手

除了OCTO Finissimo超薄镂空陀飞轮自动计时这款定价新台币455万元的破纪录复杂功能表款,宝格丽的另一个发表重点就是全新推出入门表款-入门价不到新台币10万元的BVLGARI BVLGARI系列的Aluminium腕表。要说它「全新」也不尽然,其实它的第一次出现是在1998年,当时一上市旋即成为奢华休闲腕表的当红象征。

以变制变!转战日内瓦的进击|专访宝格丽全球总裁Jean-Christophe Babin-复刻表

乍见Aluminium腕表,多半会先注意到它那黑白分明的配色,其色泽是得自黑色橡胶加上银白色的铝,如此大胆创新的材质运用可说是Aluminium最具识别度的特色所在。「Aluminium的设计放到现在来看,依然显得大胆创新。经过重新设计的全新Aluminium,和90年代末的初代表款看起来很相似,但其实全都改变了,表径改为40mm,表壳依然是铝,但底盖改以钛金属打造。」Jean-Christophe Babin指出新旧Aluminium的异同。

这些年宝格丽在OCTO Finissimo系列的经营有成,有目共睹,而再度将Aluminium腕表带回市场一举,可望吸引到不同族群,「OCTO系列对于年龄介于30~50岁的族群很有吸引力,这群人可能已经有至少一、两只漂亮的高级腕表,不过它的价格带比较难涵盖到千禧世代,于是著手为千禧世代再度重新设计推出Aluminium系列。」品牌识别度鲜明的BVLGARI BVLGARI表圈,对于刚要跨入高级钟表领域、着手购入第一只好表的年轻族群来说,Aluminium这样的表款,可说是面子、里子都能兼顾的选择。

双logo统独之议,终于有谱

在这次的发表重点作品中,还包括了一款Gérald Genta Arena双逆跳运动表,它的现身,又勾出了一波话题。宝格丽今时今日在高级制表领的域发光发热,与过往一些明确精准的经营决策至为相关,其中便包括了2000年时并购瑞士表厂Gérald Genta这个决定。在此之后,Gérald Genta这个名号时而出现、时而不见,归根究底,到底要怎么延续这个名号所象征的技术、风格或地位,又不能模糊了消费者认知,着实让宝格丽煞费苦心;几经调整之后,今年推出的Gérald Genta Arena双逆跳运动表,不但再现Arena的经典面貌,表盘上更是仅出现Gérald Genta字样,不见宝格丽logo。此举不意外地让外界意见格外好奇地纠结在宝格丽到底是想把它视为一个系列,还是变成一个独立于宝格丽之外的品牌?

以变制变!转战日内瓦的进击|专访宝格丽全球总裁Jean-Christophe Babin-复刻表

这只表款的亮相,外界的反应是惊喜伴随着疑问而来,而Jean-Christophe Babin果然是身经百战的行家,从他的回应当中就看得出他的有备而来。他表示,宝格丽在征询参考了一些表迷意见之后,便决定只放上Gérald Genta的logo;未来此系列作品将以再现Gérald Genta的昔日作品为主,维持大师风范。此外,Jean-Christophe Babin特别指出,这款预计于11月上市的新作,主要会在网上贩售,并仅于部分宝格丽专卖店贩售。

其实,宝格丽在2019年推出的Gérald Genta铂金跳时结合双逆跳50周年纪念表就已经仅在表盘上独留Gérald Genta的品牌字样与logo,只不过推出当时适逢Gérald Genta品牌问世50周年,普遍自然认为应该是针对这个有纪念意义的年份所特别推出的设计。然而,当2020年再度以这样的方式来呈现,似乎不难看出,宝格丽对于这个困扰内外许久的名号并陈与否之乱,约莫已有谱。

如此般的定调方向,应该可以了结这个令宝格丽纠结了多时的正名问题了。真的,以后不如直接就以类似「向大师杰作致敬」这样的系列属性来定调吧,毕竟现在复刻表款很受欢迎,还可以满足想要拥有昔日大师手笔但不大能习惯从二级市场找表的族群,而且,还展现了宝格丽本身的格局与高度,win-win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