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刻表

每一位钟表藏家都有自己的偏爱款式与收表逻辑,有的人属于机芯控、有的人钟情古董表、有的人则是锁定限定或是限量字眼,不过大多数的钟表藏家对于所谓的「Original」、「No.1」版本,总是感到难以割舍,而Grand Seiko 2020年的1960年初代GS复刻版,正是为了一解藏家心中永远的「初代情结」而生。本次【GS Talks】邀请二位钟表达人:Eric与Kyo深入畅谈这款藏家青睐、粉丝钟爱的话题表,铂金、黄金与钛金属三种材质,各搭配镌刻、打凸与印刷三种不同的Logo样式,是Grand Seiko在60周年发表的诚意之作。

【GS Talks】这款表,忠实粉丝都在等:Grand Seiko 1960初代复刻版-复刻表

Grand Seiko 60周年
日本文化的「60」情怀

Eric:

我发现最近两三年,IG上面很多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收藏中拥有不少的顶级手表或者是复杂功能,往往都会看到有一款Grand Seiko,不管是Hi-Beat、snowflake(雪姬)或者是Spring Drive,对于打磨特别挑剔的朋友们,还会选择Credor、Eichii II。由此可见Grand Seiko品牌的国际化做得越来越成功,从2017年取消Double Name logo之后,包含在美国设立的第一家Grand Seiko专卖店,在国际上能见度就越来越高。当然,随着今年进入Grand Seiko的60周年,以Kyo你对日本文化还有Grand Seiko的了解,60这个数字对日本人来讲,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

Kyo:

对于我们华人来说,60大概就是一个甲子,像这样的观念,在日本文化里同样是有这样的认知的。不过除此之外,对于Seiko作为一个制表品牌,关于60这件事他们今年提出了一个我觉得很有味道的见解。他们认为无论手表也好、或是钟也好,面盘上面都是以60为一周,包括60分钟一圈、或是60秒一圈,走完60之后今天就会周而复始,又是一个新的开始,甚至诞生一些新的基准、新的态度,从某个程度上来看Grand Seiko 60周年,在今年也有想要表现出这样一个态度。

【GS Talks】这款表,忠实粉丝都在等:Grand Seiko 1960初代复刻版-复刻表

Eric:

所以今年Grand Seiko他们做了非常多的动作,包括推出了两款全新的机芯,9SA5、9RA5这两款年度大作,然后同时也在世界各地开了专卖店,首先是进军精品品牌的指标性圣地巴黎芳登广场,因为你知道对一个亚洲品牌要插旗到欧陆是非常难能可贵,又紧接着在上海以及台北101都开了专卖店。对于很多的朋友来说,在本地有间专卖店不但可以体验到更符合原厂精神的服务品质,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能买到专卖店限定版,以往只能飞到日本银座的专卖店,现在直接就可以到专卖店去选购他们想要的款式。

除此之外,他们今年还找来日本当代最出名的建筑师隈研吾先生帮他们做芳登广场专卖店的设计,运用了比方说是塌塌米、竹帘,还有和纸这些元素,好像日本和室一样,让日本文化能够被更多欧洲的顾客看到,不仅非常特别,也符合隈研吾先生本身负建筑的理念,跟Grand Seiko Nature of time的核心理念是非常相辅相成的。

1960年GS复刻款
专攻藏家的「初代情结」

Eric:

回到GS 60周年的特别版,从最早期的初代GS开始,一直到57GS Self Dater,44GS Siko style才形成,之后则有62GS、45GS的Hi-Beat。这些款式里面,我相信大家对44GS的熟悉度是最强烈,但是第一款first GS初代版,很多收藏家会把它当成wish list里面的grail watch,也就是说收藏里面一定要收这一款,原因在于很多收藏家对于NO.1、对于original这样的字眼,其实是很没有抵抗力的。

Kyo:

的确大家对GS印象比较深刻的可能是44GS这一个款式,我们熟悉的整个设计的语汇就是Siko style,不过其实他是从GS自制之后才开始树立的;而初代GS的风格跟我们知道的Seiko style其实还有一段距离。从外型来讲,主要是继承了1960年代之前Seiko另一款式Lord Marvel的感觉,表壳跟表耳之间的连结其实是比较有段落的;另外Seiko style比较强调直线跟大面积的平面,比较少用曲线,可是我们在这款上面可以看到比较多的曲线,比如说表耳带着浅浅的幅度,这些都是我觉得初代GS跟后代GS比起来,比较特殊、比较不一样的元素。

Eric:

所以这次的初代复刻版也有几个比较特别的重点,相较于其他现行款式都没有出现,尤其在logo的部分。首先他的Grand Seiko没有GS这两个字,这在其他款式我们是看不到的;第二个,哥德式的尖体文字跟现在logo的字体,也有些许微小变化,当然他为了复刻过去Vintage的感觉,诸如面盘上的微弯指针、双弧型的镜面等等特色,其他款式也看不到这种做工。

Kyo:

这一次2020年版的基本规格比较接近2017年版,像表径的尺寸、细节的做法。今年加入比较重大的改革,首先表底盖换成透明底盖,你可以看到9S64机芯;第二个他把表扣换掉了,之前复刻都是用原始的针扣,比较原汁原味的感觉,这一次换上比较方便的折叠扣;第三个是这次追加了一个全新的款式,像之前的话大概是两个贵金属、配上不锈钢版,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出不锈钢版,相对的是,他开先例出了初代GS钛金属的版本。除了表壳的材质特别,他的面盘也是使用了Seiko blue的蓝色,整个组合都是过去初代当中没有看到的。

Eric:

2020年这三款表的logo也刚好把1960年出现过的三种logo样式,全部都用在这上面。尤其carved logo用在铂金版,时标跟面盘都是18K白金,铂金搭配银色面很有尊贵的感觉。乍看之下logo不是很清楚,但是在特定光源下,用雕刻的技法来呈现哥德式的字体显得特别漂亮。所以这款铂金版我觉得特别适合追求限量、喜爱独特的藏家,因为即便是1960年初代款,产量就非常少。另外钛金属款式则是这次的亮点之一,而且定价比较入门,搭配透明底盖、折叠式表扣,对玩家来讲有很大的吸引力。

不限量、专卖店贩售
让经典款更多机会被拥有

Eric:

2020年这一次复刻版改动比较大的点,比方说他这次改成没有限量、只在专卖店贩售,第二个就是他改成透明底盖,这件事Kyo你的看法如何?

Kyo:

可能有些人会认为,今天讲到复刻版的话,好像就是要追求原汁原味、追求一个纯度比较高的复刻,那用了透明底盖就跟原始的状况不一样了。但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做限量这件事情,是非常有象征意义的,你看现在很多知名的百年老牌,常会把他们最具代表性、最早的那一款,把他作为一个常设性的款式,任何时候到他们的店上都可以买得到,是品牌的一个精神所在。过去几次的初代复刻,其实GS都是这种纪念款的形式在推出的,量不多、只在特定的年代发行;这一次他们选在2020年品牌60周年推出,把品牌复刻款做成不限量的常设的产品,我觉得在某个程度上感觉品牌自信心更加强大了,我们的经典款可以让你不论是什么时候来到专卖店都可以买得到,在某个程度上算是GS这个品牌地位的再确认。

Eric:

以目前的制表技术,一枚手上链机芯、打磨又漂亮的话,盖上实体盖其实本身就像是一种罪恶一样,做成透明底盖应该还是符合多数人的期待。相对来讲,不限量、在专卖店贩售,其实不是那么容易买得到,某种型态也属于一种限量的概念;但是对于有兴趣的收藏家,却是只要有心,都有机会能够入手这样经典的款式。

三种材质配色、三种logo做工
各有特色,择你所爱

Kyo:

这三款如果要我选的话,我会比较喜欢黄K的版本,其实Eric刚提到这三款每个logo做法都不一样,其实像黄K这一款的做法,他是从底下打凸,看起来是立体的,跟面盘是一体成型的。Seiko对于打凸这项工法其实技术是非常好的,他们在1960年代的时候,除了像GS在其他一些系列的款式,也有做过一些打凸logo、以及打凸时标,做出来的立体感,若是没有事先知道,乍看之下甚至会以为是镶上去的。所以我觉得打凸这项工法对GS也算是一项加分,所以黄金款打凸式的logo我觉得是满吸引人的。

Eric:

黄金款的raised logo看起来像是浮雕一样,确实是蛮特别的,当然初代款加上哥德式字体、打凸做工的logo真的是绝无仅有。不过这一次我要选铂金,因为铂金的版本是carved logo,在某个光线折射下,反而相当立体、非常漂亮,而且整款表配色上比较低调,很适合尊贵的款式,我觉得是非常好的选择,对很多表友跟收藏家来讲,往往挑选选黄金,就是你选的版本,那当然铂金版更为尊贵,如果预算允许的话,我选择铂金这个版本。当然在这三款,无论你选择哪一款,都可以找到心爱的选择。